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滚动

丈夫携妻子救命款消失 其父:丢人 他就是个人渣啊

(原标题:妻子产后大出血,携30万救命款消失丈夫的双面人生)

西安28岁女子英英生下儿子后大出血导致重度昏迷,救治4个月后虽然醒过来,但还是整日卧床,丈夫任某却拿着30万元卖房款消失了。上游新闻先后刊发《西安一女子产后大出血,丈夫携30万卖房款消失》、《携30万救命钱消失的丈夫发来微信:钱赌光了,对不起妻儿》关注此事。

几乎遭受网友一致谴责的英英丈夫任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3月14日,上游新闻记者采访了任某的几名朋友、同事,了解到任某的双面人生。

微信截图_20190314223917.png

A面

性格开朗交友广泛,是聚会的关键先生

任某出生在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农村。他父亲说,家中有两女一子,任某排行老幺,从小到大,父母对他的关心都比两位姐姐多。

任父说,任某小时候,跟同村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一个农村娃,没啥坏心眼。”儿子刚上班的时候,在西安市阎良区,因工资少,父亲每月还给他贴补2000元。

任某的朋友冯女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她的丈夫与任某曾是技校同学,均毕业于西安阎良一所职业技术学校。2015年,她与丈夫相识之后便认识了任某。夫妻俩曾与任某一起租过房子,是邻居。

冯女士说,任某性格开朗、随和,是个“猴灵猴灵”的人。据她丈夫介绍,在技校念书时,任某学习一般,但性格开朗,朋友不少。因大家是朋友,她与丈夫租房那会儿,任某常来家玩。任某来她家比较随意,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有时候她和丈夫工作忙下班晚,任某还会主动做好饭等他俩回家。朋友们唱歌、吃饭,经常聚,过着跟很多年轻人一样的生活。

冯女士说,2016年她结婚时,在KTV唱歌答谢朋友,任某第一次见到英英,“当时,他的朋友很多都结婚了,任某有点着急了。”

冯女士说,英英与她是同事,两人属于一见面就能聊很久的朋友。听说任某要追英英,起初她并不太赞同——英英是个非常老实的女孩子,她担心如果任某与英英谈恋爱后分手,朋友间再聚会彼此会很尴尬。她还专门提醒任某,要追你就要认真点。

任某曾在陕西阎良一家制造型企业工作。他在该厂的一名同事刘先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自己与任某是通过朋友聚会认识的,常在一起吃宵夜、唱歌、聊天,慢慢熟悉,后来又成了同事。

刘先生介绍,任某有能力,脑子聪明,比如大家一起去唱歌,十几个人,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任某一个人就能让整个聚会的气氛变得活跃起来,让所有人开心,是个爱热闹的人,“性格外向是一方面,关键还是有本事。”

工作踏实,当送奶工一个月就提干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任某消失前,一直在西安临潼区一家奶站工作。该奶站的负责人张先生告诉记者,2018年9月,他在朋友圈发信息招聘送奶工,任某主动联系上他。

张先生说,任某工作勤恳,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从不耍滑头,而且干活聪明。客人进店,任某会主动招呼,“感觉就是个踏实、聪明、肯干的年轻人。”到奶站工作刚满一个月,他就提拔任某当一个部门的负责人,管理手下七八位送奶工。

张先生还介绍,任某的妻子英英是陕西临潼人,与他的战友还是同一个村的。他去过英英家,所以对任某更加信任。他介绍,英英生子及转院,自己也帮了很多忙。英英产后大出血,任某跑前跑后照顾妻子,他看在眼里,觉得任某有责任心。

张先生表示过年前他还对任某说,年后,奶站就交给任某打理,自己还有别的事要做,以后会按分红占股的形式给任某薪酬,“谁能想到,后来成这样。”

a6cbf7b1c4c3c4704a88eac241a752d1.jpg

B面

任某赌博的事,很少人知道

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没有人能说清楚任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涉足赌博的。

任某的父亲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之前根本不知道儿子有赌博恶习。2017年,他给儿子买房、结婚,绝大部分钱都是借来的,“如果知道他赌,房子的名字就不会写他的,就写我自己了。”

临潼奶站负责人张先生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平时自己和朋友也打牌,问过任某好几次“玩不玩”,任某都说不会。

曾与任某在陕西阎良一家制造型企业工作的同事刘先生说,他知道任某有买彩票的行为,但周围朋友也玩,最多百八十块开心一下,谁能想到,后来他能玩儿那么大,种类那么多。

女邻居冯女士说,她是在英英与任某结婚后,才发现任某有赌博行为,她曾提醒英英要留点心。英英告诉她,自己已经知道了,年轻人走点弯路没啥,改了就好了,“当时我也没再多说。”

在任某消失后,英英的亲戚还态度肯定地对上游新闻记者说,“不可能,他就一个农村娃,依他那个性格,他没有那个胆子。”

事发后,任某发微信告诉老丈人,他确实赌了,输光了。

催款者电话骚扰亲友, “把我们坑惨了”

上游新闻记者采访发现,2018年8月前后,各种借贷公司开始向任某催款,日渐增多。无论亲戚、朋友、同事和领导,都会频繁接到针对任某的各种催款电话或讨债信息。

“我帮他还了20多万,20多万呀!我就是个农民,哪有那么多钱给他还账……”任某的父亲至今仍很愤怒。他说,妻子患有高血压,他要照顾一位残疾兄弟和80多岁的老母亲,生活一直比较拮据,自己已经无能为力。

2017年10月,任某来到阎良一家制造型企业上班。同事刘先生说,从2018年8月起,他们单位的领导、同事陆续接到催款者打来的电话,几乎都是网络借贷,五花八门,“可把我们给坑惨了。”

张先生说,单位领导正在开会时催款电话就打来了。之后任某离开公司,谁也联系不上他。单位领导还专门跑到任某的老家去找,但他家大门紧锁,“进我们公司不容易,他还托了人,但刚转正就不见了。”

张先生说,那段时间,他每天都能接到各种类似的催款短信和电话,多的时候一天能有十几个。借贷公司告诉他,请帮忙联系任某本人,利息不要了,能把本金还上就行,“估计借贷公司也急了。”

张先生说,自己也借了任某1万多元。他曾去临潼找任某,之后任某的老丈人知道此事后,主动帮他还了一部分,目前任某还欠他4800元。任某向其他同事也有未还钱的情况,“现在英英出了这事,我都不好意思再要了。”

邻居冯女士也说,任某向她老公借了1万多元,周围朋友也有借款。2018年8月以后,任某将他们的微信拉黑,电话也不接,“人跟消失了一样。”

上游新闻记者整理发现,任某的借款理由琐碎,少则一次几百元,多则上千元,多数借款者觉得是朋友、同学、同事的关系,也没多问。

2018年9月,任某来到张先生奶站工作。张先生说,任某陆续向他借了多次钱,共计28600元,分别以媳妇产检、买东西为由。张先生说,任某在奶站送奶每月收入三四千元,当时他觉得任某收入低,他妻子又和自己战友一个村,就没多想,在英英大出血当晚,他还给任某借了1万元。

事后张先生才发觉有些不对劲。任某曾告诉他,2017年,自己在临潼和阎良都买了房,“我当时还有些疑惑,这小伙家庭条件不错啊,为什么要来这儿干苦活。我确实放松了点警惕。”

朋友:任某欠下的赌债“数量应该很惊人”

任某究竟在外欠了多少钱,没人说得清。

任某在给岳父的短信中提到,卖房款30万元以及岳父借给他的钱,都不够还账。任某的父亲说,他已经帮任某还了20多万元的账。

朋友们曾问过因赌博的欠款数额,任某不说。 采访中,任某的朋友反问上游新闻记者:“你觉得,如果只欠几十万元,你会跑吗?你会连妻子孩子都不要吗?估计那个数字能吓死你。”

如今,朋友间聊及此事都在猜测,任某估计自己都不知道,在外面究竟欠了多少钱,“合法的,非法的,都有,我们都接到过催款电话。”

近期,任某除了与老丈人有过一次联系,还与张先生通过微信有过联系,除了表达歉意以外,还说要去挣钱还债。

“ 我劝他,钱是什么事,现在你老丈人也给你还了。最重要的是,管媳妇管娃,我的钱都无所谓,在外飘着有什么意思?你跑一时,又不能跑一世。”张先生说,虽然自己这样劝他,但任某没有表达要回来的意思。

他的朋友们也表示,希望任某回来,借的钱不着急。

“这事确实丢人的很,他就是个人渣啊,那是救命钱。这个又不是小事情,你又弄那个(指赌博)。”任某的父亲很气愤。

提到孙子,他不住叹气。他说,3月13日晚,他去看了英英,当时回来的路上,哭了很久,“看见英英,我难受啊。好好的人,成那个样子了……咱没有把娃教好。”

警方:暂不构成遗弃罪,会全力找人

西安市公安局临潼分局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民警曾前往医院,询问英英家属详细情况,“他们只是希望,我们帮着把人找回来。”

临潼警方介绍,相关部门专门开会讨论过此事,认为任某的行为暂不构成遗弃罪。警方正通过其他形式,希望给予产妇帮助,并全力寻找任某。

律师:涉嫌遗弃罪,警方不立案也有考量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律师

任某的行为明显违背夫妻抚养扶助义务及父母抚养义务。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夫妻有互相扶养的义务、父母有抚养子女的义务。产妇英英处于大出血急需救治阶段,孩子尚在襁褓,而丈夫却将拿走救命钱失踪,未尽到抚养救助义务。

丈夫任某的行为可能涉嫌遗弃罪。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虽然关于遗弃罪的 “情节恶劣”,目前尚无明确的司法解释,但该丈夫明知妻子大出血急需救治和照顾,孩子需要人看护,仍然将卖房钱卷走,导致妻子得不到有效救治,孩子得不到有效照顾。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能够完全预想到卷走卖房款随时可能致使妻子和孩子面临人身危险的严重后果,但是仍然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存在故意,属于没有责任心的表现,应当认定为情节恶劣行为,接受法律制裁。

遗弃罪原则上是公诉案件,如果检察院没有提起公诉,被害人也可持相关证据,去法院自诉。当然,现阶段最重要的是救助产妇和孩子,法律制裁是为了犯错者承担责任,产妇现在更多的是需要经济上的支撑,建议提前分割夫妻共同财产,以解燃眉之急。

重庆百君(成都)律师事务所王万琼律师

由于家庭成员的特殊关系,遗弃罪在我国立法上一向比较慎重。目前,涉事男子的恶劣程度,是可以立案的,构成遗弃罪没有问题。

但如果警方立案,将任某拘留,对女方家来说,是好是坏?我们的愤怒和谴责,最后还要回归考虑最基本的问题。即,“怎么做,对女方来说有什么好处?”

如果警方立刻按照刑事案件来处理,对女方来说,未必是好事。家里,有个重病的妻子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最重要的是,任某回到他们身边,对家人进行照顾,这个更重要。而家属现在只是希望,把他找回来,并没要将他绳之以法。

警方在处理此事上,确实不能过分简单粗暴。

从目前来看,警方不立案也是可以的,态度也没错。关键问题是,在没有启动办案程序的前提下,警方能尽多大力帮忙找,这是个问题。

对于女方家来说,作为一名普通人找一个人,像大海捞针一样,还特别是要有意躲着你的。即使把人找回来,你又没办法让他不走,不再赌博,这也是此事最大的困惑之一。

女方父母作为女方目前的监护人,从维护家庭伦理道德及女方及孩子利益的角度出发,并不要求追究男方的刑责而仅是希望男方回来尽责。这应该也是警方考虑不予立案的原因之一。毕竟,对于这种涉及家庭成员之间的违法甚至犯罪行为,应该比普通公诉案件更慎重、思虑需要更为周详,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女方利益。

 来源: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编辑:滚动新闻编辑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新闻